阅读新闻

人生就是苦海觅渡摆渡者惟有自己

发布日期:2022-03-08 08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大概是因为经常叨叨“科创板”和“永续债”等经济热点问题,前天,公众号相关经济类的评论全部被黑,并且被禁言一个月。

  事实上,我被销号禁言,大都是因讲经济常识惹的祸。这不是第一次,也不是最后一次。所以,被黑被禁,心如止水,无怨无悔。求仁得仁,君子当为。

  我一直认为,经济学人应该是良心的守望者,知识的守望者,道义的坚守者。尤其是有影响力的经济学人,更不能敷衍趋势,更不能人云亦云,更不能见风使舵,更不能颠倒黑白胡说八道!

  承认也好,否认也罢,事实上,这所谓的盛世,诚实已成为一种高贵而稀有的品质,说真话更是一种奢侈。而那些依然还在坚守道德底线的人群,放眼望去,是那么的孤独寂寞……

  昨日,是清末京师大学堂总教习(北大第二任校长)许景澄被砍头119年纪念日。许景澄为阻止义和拳之祸、请求朝廷不要向十一国宣战,结果被当作卖国贼被朝廷处决。判决死刑后,许景澄取出存于俄国银行的四十万两京师大学堂办学经费的存折,交给朝廷,嘱咐防止俄国人赖账,然后引颈就刑。

  许景澄的学生、后来担任民国外交总长的陆徵祥当时悲愤地写道:“谁又能阻止这一溃千里的局面呢?上帝也会拒绝拯救一个拒绝拯救的人。”

  清醒的头颅上有一张说真话的嘴,是任何一个朝代中清醒者的标配。在朝廷眼里这样的头颅乃叛国者,在民众眼中是卖国贼,这都是罪。朝廷眼中的叛国者、群众眼中的卖国贼,带着一颗醒着的痛苦的头颅和一张说真话的嘴,在菜市口永远停止了言说。清朝末年,已容不下一颗说真话的头颅。

  悲哀的是,普罗大众从来没有真正渴求过真理,面对那些感觉不爽的“现实”,大众会一直充耳不闻。相反,那些能给大众产生美好幻想的人,却可以轻易成为大众的主人,换言之,凡是告诉大众真相的人,都会被大众唾弃,成为万千夫所指的罪人!这奇葩的存在,又是多么让人失望与心寒!

  佛说:所有遇见,皆是缘聚;所有离开,不过缘散。人生就是苦海觅渡。最深重的苦难,不在身而在心。心上之苦,迁延难愈。他渡无济,摆渡者,惟有自己。

  现在,已然是垃圾时间了。或许,这世界的结束的方式,不是轰然一声倒塌,而是呜咽一声收场。散场之日,时光吞噬了韶华。剧终之前,我已黯然老去。我想,余下的日子里,能发声就尽量发声,实在不能发声了,那就静静地看它们装逼,看着它们mori 的疯狂。总之,无论如何,都要保持一颗童心,哪怕周遭阴霾,也要向着阳光微笑......

  作者简介:程凌虚,独立评论人,国内知名财经评论员,房地产专家,以点评热点话题和时政经济见长,是国内较有人气和影响力的财经学者和网络意见领袖之一。